本站诚实介绍Suning和HK以及全世界各地,推动Suning国际化。

Suning 肃宁

中國人對進口奶粉需求下降 新西蘭80%奶農虧損

本文发布时间: 2016-Aug-30
本文内容:

來源:彭博新西蘭乳業危機引發了有關恒天然集團發展戰略的大辯論。新西蘭約80%的奶農都處於虧本經營狀態在新西蘭北島一角,矗立著一座覆蓋著斑駁積雪的火山。在火山的陰影下,由許多不銹鋼大桶、煙囪和巨型倉庫組成的大片廠區成為這個小國主導全球乳品貿易的象征。直到最近,恒天然集團(Fonterra Cooperative Group Ltd.)旗下的華勒亞(Whareroa)工廠一直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乳制品加工廠,它每周生產的奶粉、奶酪和奶油填滿三個奧運會規格的遊泳池都綽綽有余。該廠已助力恒天然集團成為全球最大的乳品出口商,而其奶農和供應商則成為中國牛奶需求飆升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但如今,由於中國需求下降導致牛奶價格節節下滑,並使得80%的新西蘭奶農陷入虧損,這座有著44年歷史的工廠成為恒天然集團在價值鏈中艱難上移的象征。恒天然集團旗下的華勒亞工廠雖然全球食品趨勢向更天然的方向轉變已促使可口可樂公司(Coca-Cola Co.)開發全新的乳制品,但恒天然集團的業務仍在很大程度上局限於在波動劇烈的國際市場上交易的大宗乳制品。這讓該公司的10500位奶農股東備感失望。在剛剛結束的奶季,這些奶農股東料將獲得9年來最低的回報率。恒天然集團的發展戰略也因此成為全國大辯論的主題。“令人失望的是,恒天然集團沒有抓住機會做好定位調整,以真正抵禦這些沖擊,”現年63歲的哈利·拜利斯(Harry Bayliss)說。“公司董事會在過去10年裏一直也沒有專註於能夠為股東或公司持續創造真正價值的領域。”拜利斯在距離華勒亞工廠以西約30公裏經營奶牛場,曾擔任過恒天然集團的董事,目前仍為該公司提供奶源。“南半球的諾基亞”面對挑戰,總部設在奧克蘭的恒天然集團采取了一系列應對措施,包括出售資產、裁員、關閉一家工廠,以提高效率並改善資產負債表。“我們對乳業的長期基本面富有信心,我們仍致力於將鮮奶轉化為高價值產品,為全球消費者服務,也為我們的奶農爭取最好的回報,”恒天然集團首席執行官西奧·斯皮林斯(Theo Spierings)在8月18日發布的一份公告中稱。根據該公告,恒天然集團宣布了每股0.1新西蘭元的派息計劃並重申了盈利改善的業績預期。2001年,恒天然集團由新西蘭最大的兩家乳制品公司和控制新西蘭乳制品出口的一個機構合並而成。恒天然集團一度被宣傳為新西蘭奶農走規模化發展之路的載體。作為南半球的諾基亞(Nokia),它應當推動創新並向雀巢食品公司(Nestle SA)和卡夫食品公司(Kraft Foods Group Inc.)之類的國際巨頭發起挑戰,從而讓新西蘭走上世界舞臺。然而,雖然近乎壟斷了新西蘭的牛奶供應並打造了橫跨澳大利亞、美洲和中國的乳制品帝國,恒天然集團更可能為這些國際巨頭充當供應商,而不是在超市貨架上與它們展開直接競爭。“建立恒天然集團的初衷是推動新西蘭乳業在價值鏈中上移,努力讓它成為具有全球性品牌的公司,”資產管理公司Harbour Asset Management Ltd.駐惠靈頓的研究分析師奧依維·裏默爾(Oyvinn Rimer)說。“只是這一切尚未如願。”裏默爾追蹤恒天然集團已有約5年時間。源源不斷的牛奶供應每六個小時會有一列火車駛入哈韋拉小鎮塔拉納基山附近的華勒亞工廠,運走5個集裝箱的恒天然產品,其中奶粉占了近一半。作為一種大宗商品,奶粉有6個月的保質期,一直是新西蘭20多年來的核心出口農產品。事實上,這個南太平洋國家在國際全脂奶粉市場上的占有率在三分之二左右。奶粉是問題的關鍵“問題是,我們將所有的雞蛋,或者是幾乎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了全脂奶粉的籃子裏了,”新西蘭林肯大學(Lincoln University)研究農副產品體系的名譽教授基斯·伍德福德(Keith Woodford)說。“我們將自己鎖定在了這個單一產品裏,而目前恒天然集團手上缺乏資金,無法快速改變發展方向。”自恒天然成立以來,伍德福德一直在追蹤該公司。過去三年中,作為餅幹、冰淇淋等各種食品原料的全脂奶粉,價格已經下跌過半,因為在全球乳品供應過剩之際,最大進口國中國的采購量出現萎縮。這嚴重拖累了全世界(特別是新西蘭)的出口型奶農。來自中國等大型市場的進口需求占新西蘭乳制品總產量的95%左右。“這是我35年奶農生涯裏經歷的最嚴重滑坡,”59歲的第二代奶農菲爾·尼克松(Phil Nixon)說。雖然尼克松對恒天然集團懷有極深的感情,但他說,恒天然經常讓他感到失望。尼克松說:“我十分確信的是,如果全面提高效率,他們是可以為我們帶來更高回報的。”尼克松養了350頭奶牛為華勒亞工廠供應鮮奶。在截至5月31日的一年裏,支付給奶農的牛奶價格降至每公斤乳固體約3.90新西蘭元(合2.80美元),不及兩年前的紀錄高價(每公斤8.40新西蘭元)的一半。雖然本奶季的價格預計將提高至每公斤4.25新西蘭元,但這仍比奶農的保本價低20%左右。在本周恒天然集團的全球乳制品貿易(GlobalDairyTrade)拍賣會上,全脂奶粉價格上漲19%,至每噸2695美元,但仍較過去五年的平均價低17%。中國需求下降沖擊奶粉價格2015年10月,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將恒天然集團信用評級下調至A-,較垃圾級高4檔,理由是“資本支出見頂”以及全球市場波動。在截至2015年7月31日的財年,恒天然集團的資本支出較經營性現金流高出9.48億新西蘭元,主要受奶制品價格暴跌影響。恒天然集團8月1日在公告中稱,隨著牛奶供應過剩局面的消退,公司本財年每股收益預計將提高至0.50至0.60新西蘭元,高於一年前預估的0.45至0.55新西蘭元。該公司首席執行官斯皮林斯當時說,這表明該公司在“消費者和食品服務業務繼續提升價值方面正取得良好進展”。這一相對較大的盈利預測區間表明恒天然仍容易受到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影響,First NZ Capital Securities駐奧克蘭的機構研究負責人阿裏·德克爾(Arie Dekker)在報告中稱,“最終,投資者尋找的是更為穩定的業績。”供應商另覓出路奶農們也希望獲得更多收益。部分奶農出售了所持恒天然集團的股權,轉而為該公司的競爭對手充當供應商。總部設在惠靈頓的Infometrics Ltd.稱,恒天然在新西蘭牛奶供應總量中所占份額已經從2001年的逾95%下降至84%。根據恒天然集團成立時通過的、旨在確保新西蘭乳業競爭的法律,任何奶農只要願意供應,恒天然集團就必須從他手中收購鮮奶。這一保證促使新西蘭牛奶供應量自1984年以來增長了3倍。根據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提供的數據,新西蘭奶牛場今年預計產奶約220億升,是愛爾蘭牛奶產量的近4倍。在氣候和人口規模方面,愛爾蘭與新西蘭非常相似。巨量的牛奶恒天然集團董事戴維·麥克勞德(David MacLeod)稱,收購巨量的牛奶已經變得不那麽經濟了,因為新西蘭用於奶牛養殖的土地面積自2008年以來增長了22%,導致該公司需要前往更遙遠的地方將鮮奶運至旗下工廠。此外,恒天然在向中小型加工商出售牛奶時還得接受價格管制。不過,相關現行法律正在審議之中。新西蘭政府提議解除恒天然向初創乳企采購牛奶的義務。“這會給我們更多的選擇,”恒天然集團負責全球運營的首席運營官羅布·斯普維(Rob Spurway)在接受采訪時說。“我們可以在業務增值領域加大投資,而不是忙著收購大量的牛奶。”事實上,根據International Farm Comparison Network今年匯編的預估數據,恒天然在原料奶基礎上創造的價值不及達能公司(Danone SA)、雀巢公司甚至全球範圍內的大多數競爭對手。現金牛企業“達能公司和雀巢公司只要按需收購牛奶,”恒天然集團首席執行官斯皮林斯6月份在旗下一家奶酪工廠接受采訪時說,“我們是一家合作社性質的企業,我們必須收購所有的牛奶。我們必須把牛奶全部收進來,我們必須在所有牛奶基礎上創造價值。我們永遠不會和它們一樣。”地理位置也是一大挑戰。新西蘭氣候溫和,雨量充沛,因此非常適合發展乳業,但距其最近的大型市場澳大利亞都在2500公裏以外。將產品銷往國外也是不容易的。在澳大利亞,恒天然集團正因為削減牛奶收購價而遭到奶農和供應商的討伐。此外,該公司正將旗下陷入虧損的澳大利亞酸奶和乳品甜點品牌出售給帕瑪拉特投資公司(Parmalat SpA)的澳大利亞子公司。2015年10月,恒天然還出售了所持Bega Cheese Ltd.9%的股份。作為現行戰略的一個關鍵部分,恒天然集團計劃到2025年將其在六個所謂的“全球牛奶池”中的供應量擴大至300億公升。這其中就包括中國。今年上半年,恒天然在中國的兩個奶源基地錄得了2900萬新西蘭元的息稅前虧損。目前,恒天然正指望貝因美嬰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一筆投資助其一臂之力,因為曾經的合作夥伴三鹿集團已經因為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醜聞而倒閉。貝因美在中國嬰兒食品市場的占有率約達7%。一些奶農對於過度依賴中國市場持謹慎態度。中國消費者“是新西蘭的福音,他們是全世界的福音,”奶農戴夫·埃利斯(Dave Ellis)說,“但是,我們已經變得非常依賴他們。”埃利斯的在新西蘭南島南坎特伯雷的奶牛場是恒天然最大的供應商之一。畢馬威駐奧克蘭農業業務全球主管伊恩·普勞德富特(Ian Proudfoot)稱,恒天然面臨的更廣泛問題在於:其必須通過牛奶創造更多價值。“對新西蘭而言,在乳業這樣的重要行業擁有強勢地位是非常寶貴的,”他說。“但我們面臨的挑戰是,我們必須確保處於價值鏈的高端,而不僅僅是費力出售低價值的大宗商品。”


(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
---------------------------------
本网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协议。
本網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協議(arbitration agreement)。

Suning County (肅寧縣 ; 肃宁县)
traditional Chinese: 肅寧縣
simplified Chinese: 肃宁县

Suning Internationalization

根据中国《地名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
"肃宁"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

本网站诚信介绍"肃宁县"(Suning County, China),Suning 是中国地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二条和第十四条、《伯尔尼公约》等国际版权公约的规定,本站对部分文章享有对应的著作权。网站绝非简单内容堆叠,也并非网站网址模版。


2019-Sep-02 01:40am
栏目列表